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回页游 » 正文

穿越30年:有一种爱情叫生死相依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2-16 01:05:55  

  有一种爱情,可以经受岁月无情的洗涤,它不会随着时光流逝,逐渐淡漠,反而历久弥新,散发出夺目的光芒;

  有一种爱情,可以独自坚守,哪怕对方已经离开,但依然默默守候,为了那一丝渺茫的希望,等待十年;

  有一种爱情,可以突破世俗的羁绊,身份地位、家庭背景全都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那一颗赤诚之心;

  有一种爱情,甚至可以超越生死,哪怕阴阳相隔,也不会遗忘,依然呵护在心间……

  【他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男人,更由于情绪激动,好几次都哽咽难言。于是,他搁下电话整理思绪。这个故事,他打了5通电话,才完完整整叙述完。我很感动,这样纯粹的爱情这样无私的爱情,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了。现在,我明白了,现实生活中的爱情,可以比小说更动人,比韩剧更真实……】

  人生太短,只够我们相爱

  小婉(化名)是在我的怀里逝去的,她的身子本来就很轻,可她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,身体轻得像一朵浮云,似乎要飘出我的怀抱,而我无法抓住。那一刻,我没有流泪,心中好像也没有痛感,脑子萦绕着只有她离去前对我说的那句话:“这辈子,我们没有正式结婚,下辈子,我一定要当你的新娘!”她的眼睛一直睁着,怔怔地望着我,眼里是无尽的留恋,直到瞳孔放大的那瞬间。我轻轻地合上了她的眼帘……

  不久后,我办完了她的后事,把她葬在那个奉化与鄞州交界的村子里,那个风景优美、能常年听到松涛的地方,那个曾留下我们美好青春回忆的地方。这个时候,我才清醒地意识到小婉已经走了,再也不会回来。

  那段回忆,遗失在流年里

  我的思绪跨越了20多年的时光,看到了那条乡间小路上,一同赴学的我们。十几岁的小婉扎着马尾辫,背着书包不紧不慢地走着,而我一会儿窜到前面,一会儿蹦到田边,很是顽皮捣蛋。“阿宇(化名),你的数学作业做好了吗?”小婉问。我一声惊呼:“啊呀,又忘记了!得赶紧到学校去做!”我飞一样地奔去……每每那时,清晨的太阳还没完全升起,像是一只红色的皮球,我总对小婉说“真想踢它一脚”!而小婉就在我的身后笑。

  小婉的家就在我家邻村,我们从小学起就在一个班级里,可谓青梅竹马。一开始小婉是开朗活泼的,很喜欢笑,笑起来,眼睛成了两道弯弯的月牙,甭提多可爱了。可是,渐渐的,她的性格越来越内向,神情也越来越忧郁。起初,神经大条的我并没有觉察到,后来听到一些长辈们说到小婉家里的事情,她的父母离婚了,妈妈远嫁他乡……那时,我并不很明白这对小婉意味着什么,可我知道她心里必然是难过的。所以,我会下意识地跟她讲一些笑话。其实笑话本身并不好笑,可她往往会被我木讷的样子、语无伦次的表达方式逗笑;我会故意把数学题答得很烂,然后去“请教”她,最后心甘情愿地被她骂!我就用这些小小的招数,让她思念和忧伤的时间少一点,再少一点。

  命运,让我们紧紧相依

  然后,我们一同升入了初中,还是在同一个班级。也许这就是缘分,它让我们的命运紧紧相依,不离不弃。

  可是,命运对于小婉实在太不公平,让她小小年纪就没有了完整的家庭,再然后,又夺去了她的父亲。当她的爸爸生病去世后,她只好跟爷爷奶奶相依为命。那段日子,小婉没来上课。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,完全不知道老师在说些什么。终于,我忍不住跑到她家一探究竟,在那间小小的屋子里,她呆呆地坐着,目光里完全失去了往日的神采。手臂上佩戴着一块黑纱,颜色那么暗那么沉。看到我,她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,我很想走过去,拉她的手说:“你想哭就哭吧,别憋着!”可没想到不擅言辞的我,还没有说两个字,自己反倒先哭了起来。她惊诧地看着我,脸上总算有了一丝神采……

  就这样,初中毕业后,我们一起进了一个离家不远的服装厂,我成了一名司机,而她是普通的工人。十几年的情感积淀,让我们在工作几年后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恋人。那时的恋爱很简单很纯真,我们下班后一起去看看夕阳,在风景优美的地方聊聊天,没有人的时候,我才敢偶尔牵她的手,然后,我“怦怦”乱跳的心跳节奏,从我的指尖仿佛绵延到她柔软的手掌。

  现实,却逼迫我们分离

  我们恋爱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我的父母那里。出乎我的意料,他们反对我们在一起。那时,小婉的爷爷奶奶也已经去世,她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亲人,她只有我而已。可正是这一点,成为我父母强烈反对的理由。哪怕我跪下来求他们,都无法动摇父母顽固的观念。

  那段日子,阴云密布。我想不出办法,只是懦弱地叹息,只能用最贫乏的语言安慰她:会好起来的,等他们想通了,一定会接受你的!

  我的心里早已深深地植入了小婉的身影,父母要把我们分开,无疑就是生生地在我心头剜下一块肉。我动过很多念头,甚至想和小婉一起殉情抗争。可小婉总会用她平静的笑容抚慰我焦躁的心。我以为,只要我们坚持,爸爸妈妈就必然会被我们感动。

  但我还是低估了他们的决心,我们一起等待了四年,抗争了四年,依然没有软化他们的态度。

  她嫁给了别人

  终于有一天,小婉对我说:“我要嫁人了。”我一下子反应不过来,呆呆地看着她。她无奈地与我对视了很久,终于转身。那一刻,我下意识地拉住了她的手臂,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。可她没有回头,只是默默地倔强地把我的手指一根根地掰开,直到完全脱离我的桎梏。

  我不能挽留她,毕竟我无法给她归宿。我明白她吃了那么多的苦,多么希望有一个温暖的家,无论何时,都有爱她的人在家里守候。可是,她如此简单的愿望,我却依然无法实现。所以,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,嫁到杭州。

  她走的那一天,我站在附近的山坡上,望着她一点点远去,几乎站成化石。或许是心有灵犀吧,远远的,她回首望了我一眼,明明看不清她的脸,我却固执地认为她的眼里有满满的不舍。然后,她回头,那道孤寂的背影,在我脑海里留驻,转瞬就是十年……

  我的时间停滞了

  小婉走后,我的时间就停滞了。每一秒就像是一年那么漫长,一呼一吸之间,或许已经思念了她一遍。这样的日子里,我如同行尸走肉一般,没有爱与恨,不懂欢乐与悲伤。无论父母安排了多少次的相亲,哭闹着催我结婚生子,我一律漠然处之。怒骂、乞求、种种折腾之后,他们终于对我失望,不再逼我结婚。而我在市区找了一份工作,清静地过着一个人的日子。

  这日复一日简单的日子,我并不觉得很孤单,因为我有回忆为伴。记忆中的小婉,会对我说,“好好保重身体”;记忆中的小婉,会为我烹饪一桌的美味;记忆中的小婉,会在我的怀抱里安静得像一只猫。虽然,那仅仅是个幻影,却填补了我苦涩的思念。

  直到后来,通过一位老同学,我和小婉又有了联系。当我知道她的手机号码和QQ号时,那种欣喜若狂的感觉无法用言语表达。虽然,我明白我们之间不会再有什么,她毕竟已嫁做人妇,可我只要能有她一丁点的信息,知道她过得好,就已经非常满足。

  我加了她的QQ号,却从没有与她有一句对话,只为了能及时看到她空间里写下的心情;我有了她的手机号码,却从没有拨打过一次,只在夜深人静时,默默地念这串数字一遍又一遍。

  突然有一天晚上,她在QQ上发过来一条信息:是阿宇吗?这四个字像是炸弹一样,炸得我六神无主。我艰难地回复了“是的”,慌乱间,竟一摆手扫落了桌上的杯子,清脆的碎裂声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回荡。

  从那以后,我们恢复了联系,像是朋友一样相互倾诉。她会跟我说起她的丈夫和孩子,我也渐渐知道她有一个十分可爱的女儿,名字叫萱萱(化名),她和丈夫的感情并不十分和睦,她的心中也充满了彷徨迷茫。我默默地扮演倾听者的角色,甚至没有告诉她我一直单身的事实……

  失而复得的幸福

  时间就像是屋顶的猫,蹑手蹑脚地走过,你却已经习以为常。十年,就这样过去了。我以为,还需要再等一辈子。没有想到的是,等到第十年,小婉离婚了。一开始,她并不肯说原因。后来,她才告诉我,她的丈夫知道了我们的过去,他觉得小婉一直都没有忘记我,所以愤然选择离婚。更荒唐的是,他认为萱萱也是我的孩子,他戴了十年的绿帽子!

  小婉带着孩子黯然回到了宁波,为了方便照顾她们母女,我帮她在我住所的附近找了房子。当我第一眼看到萱萱这个孩子时,我有一瞬间的怔忡。那一刻,我以为时光倒流,退回去整整20年,在我面前的那个小女孩就是小婉……

  我和她们母女相处得很不错,我把自己隐秘的希望埋藏在心底,不敢轻易示人。直到小婉终于知道,这十年来我一直孤身一人,一直坚守着那份爱情,她潸然泪下。

  “现在在一起,还来得及吗?”

  我说:“来得及!”

  “你介意我带着萱萱吗?”

  “我不介意!”

  她终于鼓起勇气与我相拥,那一刻,我以为还在梦里,在梦里她与我团聚。

  幸福是如此短暂

  我们的生活俨然像一家三口,很奇怪,萱萱对我并不排斥,有时还叫得十分亲切。我满足于这样平淡的幸福:等我下班的时候,小婉已经在厨房里忙碌,萱萱在沙发上看着动画片,见到我就甜甜地喊一声“叔叔”。那样的幸福,是如此真切,而又触手可及。

  对于我和小婉的复合,我的父母自然并不赞成,可也不像曾经那么反对。我曾跟小婉提出去领结婚证,成为正式的夫妻。她却说,经过那么多的挫折和磨难,我们之间的感情已经不需要通过一张薄薄的证书来维系。等到有一天,我的父母能够正式接纳她,那么我们再领结婚证也不迟。我想了想,就同意了。

  没有想到,这样的幸福如此短暂,三年多的时间就如同弹指一挥,再也不复返。去年的秋天,小婉的身体就不大好,脸色苍白,还有持续不断的低烧。我很担心,提议陪她去医院看看。可是小婉总说没关系,就是一点小感冒。直到那一天,她说要去一趟医院,让我去接萱萱。

  那天晚上,我们一大一小两人等到很晚,小婉都没有回来。我不停地打她的手机,可总是关机。不祥的预感像是一把锤子重重地砸在我的脑袋上,让我无法思考,只觉得心脏跳动得很慢很慢,似乎要停顿下来。

  我找了她好多天,小婉依然音讯全无,那种焦灼用“热锅上的蚂蚁”来形容都不为过。后来,我接到了上海一家医院的来电,医生告诉我小婉已经是肺癌晚期,没有多少时日了!

  我懵了,原来小婉拿到检验报告后,当天就赶到上海的医院复诊,等她得知真相时,就再也没有通知我这个噩耗的勇气!

  我的承诺不会变

  我赶到医院的时候,小婉已经很虚弱了。可我依然不肯相信这个事实,固执地认为是医生误诊,她只是普通的病,只要保持乐观的心态,很快就能康复。所以,我强颜欢笑,给她讲那些并不好笑的笑话,可她却听得笑出了眼泪。我喂汤给她喝,哪怕她已然全无胃口,却还是乖乖地一口一口地喝了下去。我明白,她是如此留恋这个美好的世界,如此留恋我和女儿。但是,她的生命还是一点点虚弱下去。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就已经垂危。

  小婉是在我的怀里逝去的,她的身子本来就很轻,可她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,她的身体轻得像一朵浮云,似乎要飘出我的怀抱,让我无法抓住。她最后的遗言,是让我照顾好萱萱。我没有犹豫,坚定地点了点头……

  小婉已经离开快三个月了,我和萱萱相依为命。可我总觉得小婉没有离开我们。我明白将来会有很多的麻烦,因为萱萱毕竟不是我的亲生女儿。可是我不能辜负小婉,只要我有能力,就一定要好好地照顾萱萱,哪怕有再多的困难!

{蜘蛛链轮}
 
  • 下一篇: 1
  • 上一篇: 1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