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环保 » 正文

孩子 对不起 爸爸不要我们了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5 17:11:29  

  恋上后母的儿子

  如果说人的童年是有颜色的,那么我的就是灰色。
   6岁时,爸爸领着新妈妈进了门。原以为我可以从年幼丧母的悲痛中走出来,重新开启新的生活之门,然而后来,她的种种劣迹证明我的想法过于天真,那个看上去水灵的短发女人,内心满是污秽的泥沼。
  记得新妈妈煮的面汤很烫,呛得我吐了一地,没想到她跑去向爸爸告状,老实巴交的爸爸不分青红皂白给我一顿打。那天,我赌气跑进树林躲了一整晚。初中毕业,我本想继续念书,可新妈妈不愿意供我,还打发我去美容院赚钱养家。我就这样被她打压,直到我认识了她和前夫生的小儿子郑智。
  那时,新妈妈的亲戚在汉开了间餐厅,我被介绍过去上班,郑智是厨师,刚从广东打工回来。没过多久,这个精瘦的小伙子直言不讳地告诉我,他喜欢我,我回了句特别绕口的话:“你妈是我后妈,我爸是你后爸,我们是不可能的。”“事在人为,至少我们没有血缘关系,这个世界恋爱自由。”
  郑智对我宣扬的自由主义很是吸引我,想象着新妈妈知道我们恋爱后气得吐血的模样,我在心里偷着乐。偏偏我是个没长大的孩子,对爱情有点小小的憧憬,对男人有点莫名的新鲜感,对报复有点期待的快感,于是,我答应了做他的女朋友。
  新妈妈是真的被我们气倒了,可惜,我还意识不到,爱情不是报复,而应该是让自己舒服的一件事情。

  孩子她爸逃了

  闪电订婚,意外怀孕,稀里糊涂生下女儿,女儿取名叫莫莫,意思是莫要学她爸,莫要学她妈,因为我后悔了,后悔和郑智未婚生子。
  除了左邻右舍的闲言碎语,最叫我心生疙瘩的事是:郑智没有经济能力养这个孩子就算了,居然毫不掩饰自己重男轻女的心思,因为莫莫不能传接郑家的香火,所以他常常说不想跟我过了。
  那时,爸爸引荐郑智进了他们单位工作,在大型国有企业做临时工,薪水的确不可观。年头,他正在热恋中的姐姐和男友发生争执后,一气之下从四楼顶跳下去,脊椎骨断了。为了这唯一的姐姐,他不得不辞了工,跑医疗保险,联系专业医院,还花钱请了个保姆来照料。我不是眼红他那可怜的姐姐,只是想不通他怎么就舍不得在我和莫莫身上大方些,相比之下,我难免心态失衡,两人一言不和,他便出手打人。
  上个月的一天,他留下字条:我走了,不要怪我,只怪你不会做人,本来打算跟你好好过日子的,把莫莫养大,可惜你太让我失望了。到时候我会给你一些补偿,不过不是现在。
  我心里一揪,抱着莫莫就往他姐姐家冲,那间屋大门紧锁,空无一人,郑智早已带着他的姐姐不辞而别,远走高飞了。郑智制造了一起“交通事故”,却“肇事逃逸”,害得我们母女不知身往何处,我终究为年轻时自己犯下的错付出了代价。

  他想把女儿送人

  我一个瘦弱的女人家抱着莫莫四处找郑智,烈日下,走得汗流浃背,脚趾磨出好几个血泡,好心人提供了线索给我,我照着地址找过去,总算把人给逮到了。
  门一开,他惊讶得往后退了几步,我气呼呼地把莫莫丢给他,转身就走,我赌他一定会来求我,毕竟血浓于水,看着没断奶的亲生骨肉嗷嗷待哺,他不会忍心的。结果过了好几天,他依然按兵不动,反倒是我这个当妈的先坐不住了,因为太想念孩子,我厚着脸皮拨通了他的手机,他无情地下达最后通牒,“要么你把孩子带在身边,我每月寄给你生活费,如果不愿意也没关系,我们家已经联系好了一对夫妇,实在不行就送人。”
  我恨不能一头撞地,死了算了,我瞎了眼,找了这么个男人,辛辛苦苦替他生孩子,连张认可身份的结婚证书都没领到手。周围的朋友都说我命苦,从小过着被后母虐待的日子;成年时头脑发热,跟后母的儿子未婚生子,现在他说走,我连挽留的力气都没有。我今年20岁才出头,难道一辈子就这样被郑智毁了?
  爸爸病倒了,心脏的状况越来越差,新妈妈只身一人闯花花世界去了,完全不理会爸爸的病情。我犹豫着,是不是该把莫莫甩手不管,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。前几天,郑智签了份保证书,说过两年来把莫莫接走,此前每月支付我们母女不少于700元的生活费,到时还一次性交清赔偿费用。可他的话,十有八九是假的,哪来情人之间的信任?更不指望能够兑现他的承诺。
  看着孩子粉嫩的小脸,我只能默默地在心里说:孩子,妈妈对不起你,爸爸不要我们了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